首 页最新资讯加盟备案知识产权保护海外预警团队成员联系我们中华老字号
栏目导航
 最新资讯

联系我们

中华老字号知识产权保护工作组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亮马桥路32号高斓大厦19层
邮编: 100016
电话:010-64675955
传真:010-84512790

 您的位置:首页 > 最新资讯 > 正文

中华老字号企业最高院商标维权胜诉
2015-12-11


“内联升”和“福联升”两家鞋业公司注册商标争议一案,经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及最高院再审裁定,福联升被认定构成恶意攀附,中华老字号企业内联升成功维权。

一、案件事实

福联升公司成立于2006年,企业名称仅与内联升公司一字之差,但实际经营地为河北石家庄。该公司在2006727日申请“福联升FULIANSHENG及图”商标,于25类“鞋”上。并随后每年至少在该类注册一个含“福联升”的商标,同时还注册了“福连升”、“步联升”、“福联升新概念”“吉福联升”,并将两个老字号“内联升”和“瑞蚨祥”组合为“祥联升”予以注册。

内联升公司自知道后,持续向商标局、商评委提出异议、异议复审以维护其权益。在异议、异议复审期间,福联升公司依然在相同类别上申请注册含有“联升”的商标。

2009629日由福联升公司申请“福联升FULIANSHENG及图”于25类“服装、鞋、帽子”,内联升公司在法定期限内提起异议申请,商标局裁定异议理由不成立予以注册,后内联升公司申请异议复审,主要理由仍为违反2001年《商标法》第13条驰名商标规定和第28条近似商标规定。

商评委裁定认为,"福联升FULIANSHENG及图"显著部分为"福联升"文字,与“内联升”在文字构成、呼叫、含义上近似,在销售渠道、消费者对象方面接近或有密切关联,属于同一种或类似或关联性较强商品,两商标同时使用在上述商品时,容易导致消费者对商品来源的混淆误认,构成了《商标法》第28条所指的在同一种或类似或关联性较强商品上的近似商标。但因考虑到第28条已经能够维护内联升公司权益,故未考虑驰名商标特殊保护问题。

福联升公司不服商评委裁定,起诉至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中院认为两标识存在差异:

1、“福联升”文字及图中,图形具有较强独创性,在整个商标中所占比例较大,因此该商标图形部分也是其显著部,而引证商标“内联升”仅为文字。

2、两者字体存在明显差异,且福与内在读音、字形、含义等有明显差异;

3、含义不同,福联升商标一般容易被相关公众理解为“福气联发升腾”含义,而“内联升”含义为连升三级。

一中院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条,同时认为:

根据福联升提交的证据可知,福联升对系争商标进行了“长期广泛的宣传和使用,包括聘请影视明星代言人”,在全国拥有“1000多家加盟店、享有相关荣誉”等,使系争商标建立了较高市场声誉,形成了相关公众群众,客观上能够区分两商标,判断是否近似时,应考虑注重维护这种已经形成和稳定的市场秩序。

遂判决两商标不构成《商标法》第28条近似商标,撤销商评委裁定,重新作出裁定。

二、高文辩护

首先,原告“福联升”商标与第三人“内联升”商标构成在同一商品上的近似商标。考虑到物理对比、知名度、固有显著性、原告选用“联升”的意图等因素,两者构成相似有四点理由:第一,从自然要素对比看,两商标仅“福”及“内”不同;第二,从“内联升”固有显著性看,“联升”二字在第三人使用前没有和“鞋”或“布鞋”之间的指代或其他联系,原告“福联升”没有合理解释;第三,从二者知名度差别看,“内联升”系中国驰名商标、中华老字号、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荣获“中国布鞋第一家”称号,从党和国家领导人到明星再到普通公众,都熟知第三人商标。而原告注册、使用时间较短,没有知名度;第四,从艺术字体角度分析,“内联升”之所以被核准注册并非仅因为其所使用的美术字体,故不能以“福联升”字样未使用“内联升”商标的美术字体而认为二者不相近似,普通消费者亦不会因字体的不同而将两个商标相区分。因此,在市场环境下,普通消费者极易对使用“福联升”与“内联升”商标的布鞋产品的来源产生误认,认为它们是同一厂家生产、销售的产品,或认为二者存在某种联系。

其次,两商标存在“混淆、误认”的可能性。通过简单分析便可发现,内联升与侵权者福联升使用相同的商品、销售渠道相同、消费者群体相同,内联升商标的固有显著性及知名度较高也没有争议,所以印有两商标的商品在市场上被“混淆、误认”存在很大的可能性;同时,原告内联升在使用”联升“二字时,其本为石家庄企业且实际在石家庄生产、经营,但却在北京注册“北京福联升鞋业有限公司”,且在产品宣传上使用“老北京布鞋”字样,其使用“联升”的意图似乎清晰可见。由此可见,福联升注册“福联祥”商标的行为(即两个老字号内联升、瑞蚨祥各取一个字),可以认定其具有违反诚实信用、搭便车的行为。综上所述,原告福联升违反诚实信用原则,侵犯内联升在先字号权和在先商标权。

高文还认为,一种构成对在先权利侵犯的行为,除非法律另有明确规定,不能因获得某种形式上、程序上的授权而改变其违反诚实信用原则不正当竞争的性质。在后的“福联升”无视在先“内联升”的存在,而进行相同商品上的近似注册及使用,不能因此获得法律上的权利。因此,原告福联升的商标注册申请不应被准予。

三、高院裁判

经过审理,北京市高级法院认为,“福联升FULIANSHENG及图”商标为图文组合商标,内联升商标为文字商标,二者在整体视觉效果上虽有差异,但“福联升FULIANSHENG及图”商标中的汉字“福联升”系其主要认读和识别部分,该部分与“内联升”相比,仅首字不同,且后两个汉字“联升”并非固定的词语组合,而是内联升公司所独创,二者具有一定的近似性。"内联升"商标在"福联升FULIANSHENG及图"商标申请日前已经具有一定知名度,当二者同时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时,相关公众容易误认为二者是同一市场主体提供的系列商标,或者误认为二者的提供者之间存在某种特定联系。因此,“福联升FULIANSHENG及图”商标与“内联升”商标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标上的近似商标。最终最高人民法院判决撤销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维持商评委的裁定,即肯定福联升申请注册的商标构成了《商标法》所指的在同一种或类似或关联性较强商品上的近似商标。

四、最高院裁判

20151118日,最高法裁定驳回了“福联升”的再审申请。

最高法指出,“内联升”是中国驰名商标,先后被认定为中华老字号、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荣获“中国布鞋第一家”等荣誉称号,其销售的布鞋产品在相关公众中具有极高的美誉。在商标具有如此高的显著性和知名度的情况下,与其构成近似商标的范围较普通商标也应更宽,同业竞争者亦相应地应具有更高的注意和避让义务。

最高法认为,“福联升”与“内联升”商标相比,二者仅首字不同,其余的“联升”两字完全相同,相关公众对两商标的称呼近似,而且商标中的“联升”并非固定的词语组合。此案的相关证据表明,“福联升”在注册、使用被异议商标时存在攀附“内联升”商标的明显恶意。虽然“福联升”商标经过一定时间和范围的使用,客观上也形成了一定的市场规模,但是“福联升”商标的使用行为,大多是在尚未核准注册的情况下发生的。

此外,最高法还强调,在“福联升”作为同业竞争者明知或者应知引证商标具有较高知名度和显著性,仍然恶意申请注册、使用与之近似的被异议商标的情形下,如果法院仍然承认此种行为形成的所谓市场秩序或知名度,无异于鼓励同业竞争者违背诚实信用原则,罔顾他人合法在先权利,强行将其恶意申请的商标做大、做强。

五、案件意义

就商标本身来说,拥有者无限的竞争力与获利能力,是企业在市场和消费者心目中所建立的产品形象和性格,是产品内在质量和外在特征的综合反映。而商标对于每家老字号企业来说,品牌商标不仅是简单的三个字,更是老一辈留下的金字招牌、金饭碗,寄托着国人对商家的文化追随,还是一种信誉上的时间积累,是企业的无形资产,拥有着无数消费者对其的信赖,承担着对产品品质责任,是消费者在同类产品中对产品进行选择的识别标志,老字号商标的信誉更能赢得大众消费者的信赖,引导着消费者的选择倾向。如果说民族产品想要走向国际市场,那老字号商标更是企业走向国际市场的敲门砖。

此案中内联升虽然最终的胜利,但这是一个历时6年维权的胜利,历经了无数的波折与坎坷。而且,这对于一家中华老字号企业来说,要打击的侵权商家不止一个,而且不止是商标近似这一种形式。对于一个民族品牌,对于一家老字号来说,未来的路还很长。高文呼吁更多的人来维护民族企业,保护中华老字号商标的权益。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c)2007 laozihao-i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老字号知识产权保护网 高文律师事务所 飞科艾普知识产权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07004347号 | 百通信息 技术支持